♤墨羽楠殇♤

二次元爱好者,喜看各类动漫

【凹凸世界】我与你


# 纯属个人脑洞
# 私设有
# OOC有
# 画风不明
# 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画风类型
# 小学生文笔
# 假装自己会写
#待补充

Are you ready ?

Let's go !→

————————————————————————
————————————————————————
————————————————————————
————————————————————————
————————————————————————

【GOLD & 金】

在那一片漆黑之中,忽明忽暗的光芒在少年手中的火把上不停跳跃着,似是要挣脱束缚,投身于无形黑暗中,但怎奈少年缓慢前行的步伐,让得它没有丝毫机会逃离此处。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的缓慢步伐终于一面带有扭曲窗门的白得亮眼的墙,这面白墙在一片黑暗中显得无比突兀,与周边的环境形成了一种不协调美感。

金手持火把,静静地站立在墙前等待,等待着一个他不愿见到却又不得不见的人,他想要与这个人彻底做个了断。但,不久后,他便会因今天这个决定而抱憾终生。

一扇刻有曼陀罗花的门从墙面浮现,启门时固有的“吱呀”声响起,一个与金容貌相差无几、却拥有着与金截然不同的银发血眸的少年,出现在了金的对面。

“金,真是难得啊!你居然会在鬼狐事件之后选择再次和我会晤……是又有什么事要我帮忙了吧。”G0LD微笑着看向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金,硬生生地将那句疑问句变为肯定句,骇人血眸中还闪过一丝期待色彩,他可是被关得太久而极想找件事情发泄怨气啊!

闻言,金的嘴角有些抽搐,在心里嘀咕道:GOLD这家伙,似乎在上次之后更加喜欢用杀戮来发泄了……

“GOLD,你想太多了!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能和你有个了断,无论以后发生何事,我都不会再借用你的力量了!”金收起了平日里在大家面前那副傻里傻气的样子,换用冷漠的面容注视着眼前的GOLD,毫无感情地对其说道。

“你来这里就只为和我说这个?”GOLD一脸鄙夷不屑地看着眼前的男孩,讥讽地嘲笑道,“金,你是个傻子吗?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力量,你早就在姐姐和格瑞离开后的第一年里死了!”

“我当然很清楚你的力量有多强!但我就是不愿再因使用你的力量而伤害任何人了!他们的可怕死相至今还浮现在我的脑海中,他们的悲鸣声与诅咒声仍日夜回彻于我的耳边,我受够那样压抑的生活了!”金嘶声力竭地朝GOLD吼道,压抑许久的怨苦终在这一刻爆发,早已备好的矢量缰绳束缚了对方的行动。

“我不想再让你借我的手去伤害我的亲人朋友了!姐姐也好,格瑞也好,紫堂也好,凯莉也好,他们都不是你该动手除掉的人!”手中凝聚出一个小巧、周边却又轻薄锋利的矢量箭头,抵上对方肤色呈病态白的脖颈,一道淡红血痕立现于上。

“他们对你就那么重要吗……那我,对你而言,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金……”血眸微眯地看着眼前的金,GOLD在心中轻声说道,他渴望着,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渴望着能与秋、金二人一齐沐浴在明媚阳光之下,享受着他想要的生活。可他的小小心愿却被他的嗜血本性给彻底剥夺,就连姐姐秋也时刻想着要铲除自已……

【私设】
①本文中设定金在格瑞离开后,曾离开登格鲁星一年去游历,只为找到连一句再见都未曾对他说过的发小——格瑞,却在这此期间屡遭死亡危机,依靠着GOLD的力量才险逃死神之手。
②双魂体:金与GOLD是双生子却共享着一个身体。家里的亲人都认为,出生的孩子只有金“一个”,并未曾注意到过另一个孩子GOLD的存在。秋虽在父母亲过世、独自照看金长大的过程中多少有些察觉,但她认为,GOLD是金潜在的一个危险人格。

嘛…在奇暖官博上有发过这个拼图,不过啦,有点太过正经了…发上来分享一下😇

【凹凸世界】存梗

这个梗用来做画梗,难度太大,就拿来做文梗吧!





有生之年系列之一,,待填坑。
   




剧情:两人分别站在不同的阵营里互下杀手。与秋持着不同观念的黑金跟创世神为同一阵营;秋、格瑞与剩下的参赛者为同一阵营。金与格瑞对战了许久,在最后与对方互杀时,突然放弃了杀格瑞的念头,选择了死亡……


【凹凸世界•刚好遇见你•嘉丽】

呃…依旧留坑…
听了《刚好遇见你》而想到的一篇不明意义的文,所以题目便叫做【凹凸世界•刚好遇见你】…
2P是歌词…
写了开头几句,立马认出…这是刀子…还是有关嘉德罗斯和玛格丽特的刀子…
真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一首歌,激发了我写这对CP的文的兴趣,本想写个甜饼,结果硬生生地写成了刀子…
天知道我的脑子出了什么事!这两天脑子乱得要死,上课也没认真听,还有一周就月考了啊喂,还有三个多月就小高考了啊喂…
正式的文等我写好,有空后再发…

【凹凸世界‖物是人非,何解心结】





先在Lof上存个文梗,未有大纲来写,想好大纲后我还得看看小高考前有没有时间更(눈_눈)
但其实这篇文章,我想写清水友情向…这类文风较为拿手,虽然往往写着写着突变为刀子…
因为小高考复习的缘故,可能会让大家等很久,我先在这里跟大家说声抱歉……

【凹凸世界•格瑞视角】

大概是格瑞对小时候在登格鲁星与长大后在凹凸大赛的事的些许感想…
还有一半未写…
继格瑞视角之后大概还有其他人的自我感想…
呃…这属于我的随笔文字…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Ծ‸Ծ

【凹凸世界】决胜时刻③

【凹凸世界】决胜时刻①:http://yushangzilixiaonan.lofter.com/post/1ead4b00_e1f443d
【凹凸世界】决胜时刻②:http://yushangzilixiaonan.lofter.com/post/1ead4b00_e2d5768
*小学生文笔,有OOC ,跪求文笔的改进建议
*写文大纲存在脑子里
*更文时间定期,一周一次
*将第一章出场的神使改为罪惩神使。私设七神使(无排列之分):生命神使、毁灭神使、罪惩神使、自由神使、希望神使、光明神使、黑暗神使
                                               ********************************************* *********************************************
              
              
              
[自由之森]
        
安迷修被雷狮看得有些发毛,他觉得不能再这样拖延下去了,他必须在淘汰赛结束前找到一匹属于自己的骑士之马,这样的话,艾比或许就会同意让自己来做她的守护骑士。
         
不过,艾比的双胞胎弟弟——埃米表示,就算安迷修这位[最后的骑士]真的能够驯服一匹白马,艾比也不会同意让她口中的这位[恶心帅骑士]来守护自己。
                 
埃米还表示,最近自家老姐脑子似乎出了一些问题,迷上了一个叫金的金发男孩,不仅眼冒桃心还满嘴说着什么“那满是忧郁的眼神,倦怠的步伐,无奈又矛盾的气质,真的好有深度哦!”在此之后,埃米真的是越来越搞不懂自家老姐的审美观了…
                      
但安迷修没有就此放弃,他坚信当他成为真正的骑士后,艾比就会改变她的想法……
                                   
“雷狮,要打的话就快打吧!反正我迟早都要讨伐掉你和你手下那群恶党!”安迷修举起手中的双剑,横置在自己的面前,摆出了战斗姿势,他的眼中充满着不死不休的坚韧意志,手中那锋利的剑刃也在略微昏暗的树荫下闪耀着寒光,似是要与对手决一死战!
                       
“有意思……”雷狮的嘴角微微上扬,原本有些不爽的心情在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他将扛在肩上的雷神之锤拿下,握在手中,眼里满是压抑了许久的与安迷修战斗的兴奋神情。
                      
“让我们来场久违的大战吧!”
                     
雷狮举起手中的雷神之锤,俯冲袭向安迷修。安迷修将手中双剑横挡在面前,同时蓄力发动攻势,打算以此作为防御来挡住雷狮这一击。如果安迷修的面前有面镜子,他定会为此刻的自己感到惊讶,因为他的眼中竟也充满了和雷狮一样难掩的兴奋神情。
                 
深紫雷电如蛇般缠绕在雷神之锤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如猎食者见到猎物般发出了兴奋的叫嚣。炙热的红色气流与严寒的蓝色气流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淡紫色圆弧形的风刃,高速转动的风刃还将安迷修脚边坚硬的岩石切割成了粉末。
                           
两股强悍的攻击交织在一起,发出了无比强大的气流,引起了自然界真正的雷暴,周边的几十棵树全部被刮倒、劈开,在自由之森中栖息的鸟兽纷纷受惊逃离。而雷狮海盗团的其余三位成员:卡米尔从容地整了整自已被风吹歪的帽子,并将其拉低了一些;帕洛斯则是饶有兴趣地双手抱胸,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这场对决;佩利则是一脸兴奋,想要介入安雷之战中一展拳脚,却又担心受到雷狮的惩处而不敢有所动作。
                                     
位于其余各处的参赛者也察觉到了这不凡的战斗气场。
                           
[践踏平原]
眼前的怪物化为冰渣散落一地,而始作俑者安莉洁却没有去过多在意这条终结在自己手里的鲜活生命,她的视线集中在那一大片盘聚在自由之森上空的乌云,暗紫天雷滚滚于空,那里是前十名中的哪几人在对决吗?
                       
安莉洁沉思片刻,注意力随即便被路过她身边的一只金边蓝翅的蝴蝶吸引,她抛开了她的疑惑,撒开小腿追她的蝴蝶去了,不再关注到底是谁在打架。

[凹凸大厅系统中枢•序列天柱]
丹尼尔看着眼前的大屏幕,有些无奈又有些期待,无奈的是这剩下的三十九名参赛者不得不再次陷入自相残杀的局面中去,期待的是这三十九人中或许能出现几个有实力推翻创世神的人。
                                 
“丹尼尔,你在想什么?”一个温柔却不分男女的声音在丹尼尔的身后响起,丹尼尔马上换了一副微笑面孔转过身去,对着面前一个漆黑的倒三锥柱体单膝行礼,用他那成熟又富有磁性的好听嗓音恭敬说道:“生命神使大人,我并没有在想什么特别的事…倒是您,又为何事而亲自造访序列天柱呢?而且,裁判机器人也未和我说过,您会在近期造访…”
                           
说罢,丹尼尔笑眯眯地把视线从眼前的生命神使身上移开,放到了脚边几只小小的裁判球身上,几只小家伙因被丹尼尔注视的这一幕太过突然而有些紧张。
                      
“Σ(゚д゚lll)丹…丹…丹尼尔大人,很抱歉(๑ó﹏ò๑) ,并不是我们不想通知您,而是生命神使大人要求我们集体对她/他到来的事情保密(இдஇ; )……”
                  
“生命神使大人,它们说的是真的吗?”丹尼尔将视线移回生命神使身上,眼中泛着些许温柔和爱溺。这注视似乎让生命神使有些害羞了,虽然在那漆黑三锥柱上看不到她那微微泛红的脸,但从她的话语中可以感觉到她的紧张。
                       
“丹尼尔,它们说的是真的啦!因为许久不见你了,我便让它们不要通知你我来了,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然后,生命神使似是有些厌恶裁判球的存在了,但又对聚在丹尼尔脚边正在朝她卖萌的裁判球下不了手,它们在向她卖萌哎!好可爱(/ω\),怎么办啦?我下不了手拆它们了,可以抱一只回家养吗?
                            
卖萌球感觉到生命神使大人施加在它们身上的威压逐渐减少直至消失,知道它们的卖萌技能成功获得了神使大人的欢心,不禁兴奋地抬头望向丹尼尔,可口中的“丹尼尔大人”还未吐出,便被丹尼尔充满杀气的眼神吓得硬生生地咽了回去,紧接着它们便被丹尼尔丢出了控制室。
                  
“啊啊啊,丹尼尔大人,我们做错什么了?为什么您要这么对待我们?……哎哟…”一脸懵逼的裁判球被丹尼尔无情地丢出了控制室,还重重地摔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心疼不明情况的裁判球五秒。
                    
“哎哎哎?为什么突然把它们丢出去?”
                 
“生命神使大人,我认为我们接下来的谈话不是它们应该听到的……而且,我认为您来找我并非因我们许久未见的缘故,是因为金吧。”
          
“都说了多少次了,身边没人的时候就不要叫我‘生命神使大人’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
               
“好的,秋。”
                          
“还有,谁说我每次来找你都是因为我弟弟的事了,虽然这次确实是这样……但也没人说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吧!你这么说,我会认为你在吃我弟弟的醋哦~~~”
               
“怎么会?我倒要担心金会和我来抢你呢…”
            
“真是的,不聊这个了,我们该聊聊正事了!”
              
“终于要开始实施计划了吗?”
     
     
        
           
               
—— T. B. C. ——
          
  
  
  
   
 
  
      
      
              
            
======================================================================================================================================================
本章出场角色:双剑安迷修、雷狮海盗团、玳瑁星呆毛姐弟(只是提到)、柠檬妹安莉洁(只是路过)、生命神使秋、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被丹尼尔丢出控制室的裁判球。
                         
下一章出场角色:煤老板银爵、小黑洞依莱恩、金与黑金GOLD、红黄绿灯组——嘉德罗斯&雷德&蒙特祖玛、不知死活三人组(原创,出场没多久便被螺丝实力碾压致死)。
                   
[关于银爵]
银爵在漫画中戏份不多,还被小黑洞掳走了,生死不明。不过,银爵还活着啦,不过因为依莱恩的缘故没法回到大赛而已,但也因为依莱恩篡改了部分系统资料的缘故,银爵似乎不会被回收成为大赛的一部分了。
银爵被小黑洞带去了殇殒之窟,有幸见到了生命神使秋,秋希望银爵能够助她一臂之力实施计划,因此告知其创世神的阴谋。银爵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啦!
      
     
          
======================================================
下次更新:2017年2月26日

【凹凸世界•金梦】

            
* 嗯…写完后我有点迷茫(一脸茫然),因为写得可能和煎饼君画的图片搭不太上。
              
* 设定:金在凹凸大赛的淘汰赛中因不明原因而突陷于假死之中,被格瑞和凯莉、紫堂幻带往嚎哭洞穴,进行保护。格瑞外出寻找苏醒之法。
而金在意外进入自己的梦境后见到了自己所不知道的另一个人格。
                       
* 角色属于七创社爸爸,剧情&OOC属于我
                      
* 明明系列文所需的七神使私设还未填完的我,又来挖了一个意义不明的文坑… T_T
                       
*艾特画作的原作者 @煎饼君
                     
* Are you ready ?
                
* Lets go !

===================================================================
===================================================================
===================================================================
===================================================================
【嚎哭洞穴   金昏迷不醒的第一天】
                      
紫堂幻看着躺在石板上的在不久前突然昏迷的金,压在心口的那块名为担忧的石头不由得又重了几分,他扭头看看呆在另一边烦闷地低下头去咬着波板糖的凯莉。格瑞因为担心发小,而将保护金的重任交给了她们两人,自己去寻找让金苏醒的方法了。
                             
委实说,凯莉和紫堂幻是第一次见到那样失态的格瑞:格瑞在金陷入假死状态后大喊着金的名字,其慌张的样子一改他们二人眼中的格瑞的高冷印象,而且,格瑞居然哭了!紫堂幻和凯莉见到这一幕,皆是一惊,纷纷表示:我们是不是碰上了假格瑞?
                 
答案是否定的,格瑞真的哭了。
                 
快快快,赶快抓拍几张格瑞的哭容,明天铁定能登上凹凸报纸的头条,标题我都想好了,就叫做《瑞美人怀抱发小 泪容惊艳》。报纸肯定会被一抢而空,当然,被抢光的可能性较低,一人买空的可能性轻大。嘉德罗斯肯定是在凹凸史上第一个买报纸并将其买空的人。不过,看到格瑞背着的那把剑刃上不仅映照我的脸、还闪着寒光的烈斩,我果断弄坏了手里的相机。
                    
紫堂幻和凯莉、金三人藏身的洞穴里的氛围莫名有些压抑,同时也很安静,只听得到凯莉咬碎糖果的“咯咔”声和他们三人的呼吸声。
                      
不过,紫堂认为,金的呼吸声要比他们微弱的多,不,应该说是他们基本都快要听不到金的呼吸声了。若不是金那瘦小的胸膛还在有规律的起伏,紫堂几乎都会认为金再也不会醒来陪他们一起胡闹了。

“金这个笨蛋,为什么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啊?”一向保持冷静、从容应对各类事件的凯莉的心有些动摇了,这个不管别人怎么说都死死认定自己为好友的金要是再也醒不过来的话,她和紫堂要怎么面对格瑞的怒火……
                                
喜欢欺负人的星月魔女——凯莉虽被冠以“新人杀手”之名,但这并不代表着她没有担忧朋友的心,她只是不喜欢过多地表露出来,再说了,这个世界上能令凯莉真正在意的人并没有多少。金可以算是其中一个。
                        
“不清楚……”紫堂幻有点难过,金是他在凹凸大赛申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还经常对他施以援手;可现在朋友有难,他却无能为力。他讨厌这种无力感,因为自己大过弱小,所以总是保护不了身边的人和事物,这次也一样,

[往前倒推五小时]
              
金视角:
好奇怪,身体突然变得好沉,想往前走却抬不起自己的脚,我是怎么了?格瑞……你来看我啦!好开心(●°u°●)​ 」。可是啊,你肯定又会和以前一样离我而去,独留我一人于原地徘徊。
不知为何,每次梦到那时离我而去的你,我的心会莫名疼痛,想哭却不再有半点泪水,因为在姐姐和你离开后,我的泪水就已流干。

————

“喂,坚持住,金!”被自家发小格瑞公主抱的金的意识逐渐模糊,想喊出的格瑞的名字也被卡在喉咙里,没有发出的机会。
                           
察觉到被自己抱着的金身体忽然开始变得冰冷,呼吸声也在逐渐减弱的格瑞一下子慌了,只有抱着金并不断喊着金的名字,炙热的泪水也在不经意间流下他的面颊,滴落在金的脸上。

*******************************************************************
文暂时先写到这里,下午补上后续部分后修改一次就OK了。
另:真心觉得自己写得越来越搭不上图片了
*******************************************************************
*******************************************************************
*******************************************************************
【科普时间】
            
[专业名词解释]
假死(apparent death):又称微弱死亡。是指人的循环、呼吸和脑的功能活动高度抑制,生命机能极度微弱,用一般临床检查方法已经检查不出生命指征,外表看来好像人已死亡,而实际上还活着的一种状态,经过积级救治,能暂时地或长期的复苏。

通俗解释
深度昏迷,又称假死,是一种严重昏迷状态,病人像死一样。心跳和呼吸难以用人手测量,只能通过机器测量。由于呼吸、心跳等生命指征十分衰微,从表面看几乎完全和死人一样,如果不仔细检查,很容易当作误认为已经死亡;甚至将“尸体”处理或埋葬,只是其呼吸、心跳、脉搏、血压十分微弱,用一般方法查不出,这种状态称作假死。

【凹凸世界】决胜时刻②

*接上  【凹凸世界】决胜时刻①
    http://yushangzilixiaonan.lofter.com/post/1ead4b00_e1f443d
*OOC严重,实在是不会写安哥和雷狮海盗团的戏份啊QwQ怎么才符合人设收场啊QwQ
*小学生文笔
*跪求文笔的改进建议

*********************************
*********************************

就在紫堂幻和凯莉回想着三天前的事的时候,格瑞扛着烈斩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还带着一些疗伤用的草药,嗯,草药上面还带着些许露水,看来是刚采没多久呢。
                                        
凯莉看了看熟睡的金,又看了看带着草药来到嚎哭洞穴的格瑞,然后露出了狡黠的笑容,看得紫堂幻一脸茫然,凯莉为什么莫名笑了?
                                          
“傲娇的家伙~”凯莉在心里笑着说,“嘴上说着不要金跟着他,其实暗地里一直都在关注着金的动向吧!要不以我们两天移动三次的频率,再加上神出鬼没的强化怪兽挡路(他们是趁怪兽离开的时候移动的),否则怎么可能每次都这么快这么准地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处……”
                                            
格瑞朝紫堂幻和凯莉点头示意,走到熟睡中的金身边轻轻坐下,将烈斩放好后,低着头开始熟练地处理着手中的草药,打算在金醒过来前弄好一切后离开。
                                           
紫堂幻和凯莉坐在他的对面,两人看了看彼此,无奈地摇摇头,格瑞又来了,三天前也是这样子弄好草药交给紫堂幻,让紫堂幻在金醒后给金敷上,还交代了他们不要和金说起他来过。
                                            
“这么关心金,又为什么要躲着他呢?”凯莉一面咬着不知从哪掏出来的波板糖,一面盯着格瑞问。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要多问!”格瑞抬起头看了凯莉一眼,冷漠地说道,又低下头去处理草药。
                                            
“切╮(╯_╰)╭ ,谁要管你啊!”凯莉对格瑞这样的回话态度十分不满,狠狠地将手中的波板糖咬碎了一个角。
                                        
“好了,凯莉,别生气了……格瑞可能是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苦衷吧!”紫堂幻劝说道。
                                          
“哼,谁要和这样一上来就对女生动刀子的银发面瘫生气(# ` n´ ) 这种男生注定单身一辈子(# ` n´ ) ”凯莉咬完波板糖后,又愤愤地掏出一袋薯片,不满地拆开包装袋,优雅地吃起薯片……
                                        
“呃……”紫堂幻的后脑勺滑落一滴冷汗,尴尬地看向对面那位积分排名榜上第二的格瑞。
                                         
“好了……”格瑞突然站起来,扛起放在一旁的烈斩,大步走向紫堂幻。紫堂幻吓得低下头去,不敢直视走向他的格瑞,两眼直楞楞地盯着地面,直到自己的身体被格瑞的影子覆盖。
                                           
“拿去,记得给金敷上……”格瑞无语地看了紫堂一眼,将手上制作好的药膏放在他身旁的石头上后顿了一顿,补充说道,“不要告诉金我来过……”
                                           
格瑞说完后,便扛着他的烈斩快步离开。
                                        
“这场大赛,就快要走向终场了……”原本应在睡梦中的金的眼睛微微一张,可以清晰看到血色在他双眸中一闪而过,他轻声呢喃,不过没有任何人听到。就连金苏醒后,也全然没有这段记忆。
                                           
在剩余的三十九名参赛者休整一晚后,黎明到来,修罗场再度开启。
                                      
—————————————————
                                
[自由之森]
                           
在植被繁茂、怪兽众多的自由之森里,四处找寻骑士必备的马的安迷修正头疼地看着眼前嚣张跋扈、挡着自己寻马之路的恶党——雷狮海盗团。
                          
“喂,最后的骑士,你找到你的马了吗?”雷狮的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他在嘲笑安迷修,什么骑士之道,什么最后的骑士,那不过是一个己消逝在久远历史中、现如今只存在于小女孩迷恋的童话故事里的玩笑而已。
                                          
不过安迷修这个家伙,除了是个恶心帅之外,还是个相当固执己见的人,否则也不会因为那对呆毛姐弟中的艾比所说的话“没马?没马你算什么骑士啊?”给刺激到,而走上漫漫寻马路,搞得自己想找他打打架也找不到他人。
                                           
“哼,恶党,我找没找到马这件事不需要你管!”安迷修有些不高兴,拔出热流剑和冷流剑,用热流剑指雷狮海盗团,冷冷说道,“恶党,你们挡到我的路了,给我让开!”
                                      
“老大,让我去和安迷修打吧!”原本在雷狮命令下一直安静呆着的佩利,一看到安迷修亮出了自己的双剑,便按耐不住自己想要和安迷修大战一场的心情。
                                        
“给我安静呆着!”雷狮狠狠瞪了佩利一眼,命令他在边上安静呆着。
                            
“切。”佩利的脸上滑落一滴冷汗,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有些畏惧地回到了帕洛斯身边,像一只大型金毛犬一样不开心地蹲坐在地上。帕洛斯则满意地单膝跪地,摸了摸佩利的头,以示安慰,嘴里还在不断念叨着“好狗,好狗……”
                                           
帕洛斯的这一举动,让心情本就郁闷的佩利更加郁闷了,他也没心情去阻止帕洛斯像个狗主人一样安慰他这只大型金毛犬的举动了,任其肆意地摸着自己的头。
                                               
“雷狮老大,淘汰赛还有一段时间就结束了,而最后剩下的参赛者只有二十人,也只能是二十人……不如咱们一起上,在这里把安迷修解决掉吧?省得他在决赛里继续找我们的麻烦。”帕洛斯停下摸着佩利的头的手,看着雷狮,向其建议道。
                               
“……”雷狮沉默不语,两眼盯着安迷修。
                    
安迷修心里有些紧张,若是雷狮海盗团全员一起上来对付他,虽说自己还没有弱到抵挡不住他们四人的联合攻击的地步。但自己在之前为了救一位美丽的小姐脱离危险,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而且伤口在进行处理后又恢复得很慢,他可不是雷狮那种恢复力极强的人,如果现在就和他们打起来的话,自己的伤口可能会再度恶化,那时候就再也没办法来惩戒他们这群恶党了。但他始终面不改色,一直拿着热流剑指着他们。
                                
“大哥,还是谨慎一点吧!安迷修的实力不容小觑,我们虽然可以在这里将他除掉,但恐怕自身也会减员,而且除了最后能留在比赛中存活的二十人之外,还有十九个人需要我们提防,我们留在这里和安迷修继续争斗下去也不过是让这十九人坐收渔利而已!”卡米尔反驳了帕洛斯的意见,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卡米尔,这可是一个除掉双剑安迷修的难得机会,我们难道要放他走吗?”帕洛斯眯着眼睛看向安迷修,对卡米尔说,“而且据我观察,这家伙似乎受了重伤,一个受了重伤的双剑安迷修还能从我们雷狮海盗团手底下逃脱吗?”
                                 
帕洛斯不愧是从小就在海盗圈里长大的孩子,早已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事,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很快就察觉到了安迷修此刻的虚弱状态,估计又是为了某位可爱的小姐而受的伤吧!
                                       
“可他还是在重伤状态下接连三天干掉了四个参赛者,不是吗?”卡米尔掏出终端,指了指上面不久前由裁判机器人发布的消息,反驳道。
                                           
“啊啊啊,那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啊!”佩利听得快要抓狂了,简单粗暴点不好吗?只是和安迷修打个架而已,为什么卡米尔和帕洛斯还要在这争论不休啊?
                                  
“你们都别吵!”沉默许久的雷狮早就听得不耐烦了,侧过身瞪了卡米尔、帕洛斯和佩利一眼,又转回去看着安迷修,对于对方受伤了的事实很是不满。
                                           
可恶啊!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没马骑士,本以为能和他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可这家伙居然有伤在身!这着实让雷狮有些不爽!
                                          
—————T.B.C.—————
                           
                       
                       
***********************************************************
本章出场角色:金、格瑞、凯莉、紫堂幻、安迷修、雷狮海盗团众成员、一闪而过的黑金GOID……
                            
下一章暂定出场角色:丹尼尔、秋(在本系列文中设定为生命神使,发布的那个谜之身份脑洞将用于另一凹凸系列文)、安迷修、雷狮海盗团众成员、柠檬妹(这个官设资料不是很多,不太会写)。

【凹凸世界】

【凹凸世界】
*突然想到的金的死亡梗
*有关秋金姐弟身份谜之脑洞
*待补充及修改
*小学生文笔
*无CP向
——————————————————————
——————————————————————
——————————————————————

“啾啾啾啾……”一只漂亮的蓝冰鸟展开艳丽羽翼,莹色的羽毛折射着和煦阳光,它飞翔于湛蓝天空一段时间后,拍打着翅膀缓缓降落在一棵十米高的茂盛的树上,黑溜溜的眼珠在描着白边眼线的蓝色眼眶里不停打转,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在树荫里安静睡去的有些熟悉的金发少年。
看着看着,它突然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时的场景:
金发少年的眼睫毛在风的轻拂下微微颤动,稍有些婴儿肥的白嫩小脸上挂着如阳光般温暖的微笑,小小的胸膛在随着呼吸的节奏轻轻起伏,那略有些瘦弱矮小的身躯忽地侧过身去,像只小猫一样蜷缩着,还在睡梦中不断轻声唤着几个略有些耳熟的名字。
“姐姐,格瑞,紫堂,凯莉……”
围坐在金发少年的身边的银发紫眸少年、红发蓝眼少年与黑发少女,静静地欣赏着他的睡颜,在听到他叫出各自的名字后微笑。一个虚幻的与少年容貌有些相似的金发女子呆楞楞地看着他们,笑着流下了眼泪,呢喃地叫了一声“金……”后身影一闪便消失无踪。
                     
现在,这个少年躺在了一具密封的水晶棺中,双手合十地放在胸口上,脸色苍白如雪,双眼紧闭,周身摆满了鲜花,他的生命在这个星球上举行的最后一场凹凸大赛落幕的那一刻就己无声结束,他的姐姐——那个名为秋的金发女子也陪着她这唯一的弟弟一同走向生命的终点。
秋与金本就是创世神创造出来的一对亲姐弟,是创世神用来保证这两届大赛不被他人破坏的工具,也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两位神使:现任生命神使秋与下任毁灭神使金。
但是,出乎创世神意料的是,金所在的这届大赛剩余的十几位参赛者竟联手想要推翻自己的统治,七神使中的六人也试图夺取自己统治世界的权力,自己创造的生命神使秋也与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一同携着黑洞——依菜恩来结束他的统治。